有关五一那天的作文(共10篇)

日期:2019-05-13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在五一的那一天,我懂得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认真,仔细。不要滥鱼充数!

在今天,我刚从姥姥家吃晚饭回来,刚进门后想开开电脑把剩下的小报做完的。可是爸爸却说:“不可以,不能开电脑!”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爸爸,不知到底怎么回事。爸爸走进来了。严肃地说:“你不能用电脑了!今天你必须自己动手出小报!”“为什么?我不会出小报!我画画也不行,再说了,就算我出了交上去也会被老师发下来重出小报!”“好!那我问你,你再出小报的时候,又没有去仔仔细细地去看里面的内容呢?”爸爸严肃地说,“老师让你们出小报的目的是让你们啊开开眼界,长长知识。!”“我每一篇文章都大致的看了一下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说。“那我问你,你今天找的华罗庚的资料,里面的内容是什么?有哪些?”我没有仔细的看,一时答不上来,就用;“华罗庚是伟大的数学家!”来充数。果然不出所料爸爸生气地说:“这不是废话吗?这谁都知道!又没有别的?”“没。。。。有。。。了。。。”我心惊胆战的说。“这充分体现了你没有用心!”爸爸和蔼可亲地说:“电脑不是你偷懒的工具,是你学习的工具,如果你这样利用电脑,早知道就不买了!你天天一上网,不是出小报就是玩游戏,就算有时候看作文,也是我逼得,你说对不对?”

爸爸这一番振聋发聩的话,给我上了一生中上了最重要的一课!

通过爸爸的这一番话使我明白了做事不要马马虎虎,要一心一意,坚持不懈。还有做一件事不要怕麻烦!

在五一的那一天

在五一的那一天,我懂得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认真,仔细。不要滥鱼充数!

在今天,我刚从姥姥家吃晚饭回来,刚进门后想开开电脑把剩下的小报做完的。可是爸爸却说:“不可以,不能开电脑!”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爸爸,不知到底怎么回事。爸爸走进来了。严肃地说:“你不能用电脑了!今天你必须自己动手出小报!”“为什么?我不会出小报!我画画也不行,再说了,就算我出了交上去也会被老师发下来重出小报!”“好!那我问你,你再出小报的时候,又没有去仔仔细细地去看里面的内容呢?”爸爸严肃地说,“老师让你们出小报的目的是让你们啊开开眼界,长长知识。!”“我每一篇文章都大致的看了一下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说。“那我问你,你今天找的华罗庚的资料,里面的内容是什么?有哪些?”我没有仔细的看,一时答不上来,就用;“华罗庚是伟大的数学家!”来充数。果然不出所料爸爸生气地说:“这不是废话吗?这谁都知道!又没有别的?”“没。。。。有。。。了。。。”我心惊胆战的说。“这充分体现了你没有用心!”爸爸和蔼可亲地说:“电脑不是你偷懒的工具,是你学习的工具,如果你这样利用电脑,早知道就不买了!你天天一上网,不是出小报就是玩游戏,就算有时候看作文,也是我逼得,你说对不对?”

爸爸这一番振聋发聩的话,给我上了一生中上了最重要的一课!

通过爸爸的这一番话使我明白了做事不要马马虎虎,要一心一意,坚持不懈。还有做一件事不要怕麻烦!

五一七天乐

(真的是很不好意思,五一过了我才发这篇作文,不过千万别怪我,这可是偶老妈要偶发的)

“五一七天乐,音乐也快乐,耶!”呵呵,这就是我“五一七天乐”的口号,还不错吧?首先我要解释一下“五一七天乐,音乐也快乐”的意思,因为在我的五一七天里没有一天是不和音乐有关的,所以大家如果想要了解我这的内容,就往下看吧。

5月1日

音乐原名:爱情三十六计

音乐解读名:呕吐三十六计

五一七天长假,我到姥姥家去玩。没有想到的是,原本开心的两天,却被晕车给搅和了。

去的时候还好,由于准备齐全,没有晕车。回来时就很不爽了,老妈和我刚坐上车子没一会儿,我就想吐。于是老妈为了避免我吐在车上,就用手帕捂住我的嘴巴,害得我憋啊憋,差点背过气去了。一路上,老妈不停的变换招数。一会儿给我按摩,一会儿让我睡觉,一会儿……一大车子的人都看着我们,以为来俩杂耍的。呜呜,当时那叫一个丢脸啊!但是老妈的“三十六计”使完之际,车也到了,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!

5月3日

音乐原名:睡美人

音乐解读名:睡美人全家

昨天来了一大帮子我老爸老妈的亲友团。吃喝玩乐过后已是晚上12点钟,连我也被吵到很晚才睡着,而老爸老妈更是激动的彻夜未眠(这是他们自己告诉我的)。

一眨眼,早晨已到。我们全家都在呼呼大睡,也好,我正好也可以睡个懒觉,窃喜过后,我倒头大睡。于是,“睡美人全家”(真是惭愧,惭愧,本人长的并不美,真是有愧于睡美人这个名字啊)。早饭和午饭一顿将就吃了。用老爸的话来说就是:“早上不吃饭,就等于节约了粮食,而我们节约了这些粮食就等于促进了国家的粮食产业,我们也是在为国家做贡献,我们应该感到自豪啊!。”听到老爸这番话,才知道就连睡懒觉都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啊!

5月4日

音乐原名:不得不爱

音乐解读名:不得不看

呜呼!经过几天的闹腾,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。但是从我妹口中得知本晚七点半某台要放电影《购物狂》,这可是我期待

已久的电影啊。好吧看就看吧。最后竟放到了10点多。看完后,由于这部片子太过搞笑,兴奋到12点多还未睡着。

唉,不得不看,我的眼睛离不开,好象身不由己不能自己很失败,可是每天都看的精彩……

5月5日

音乐原名:东风破

音乐解读名:大风破

也不知今天刮了什么风,就只知道这风挺大的。本来奶奶家的瓶瓶罐罐都堆在一起,象一堵墙。而今天这风也不知道发的什么脾气,一口气吹倒“这堵墙”了。瓶瓶罐罐全都掉下来了,摔得粉碎,全都破了。可真所谓“大风破”啊。

是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大风破,大风吹破墙上的瓶子,犹记得瓶瓶罐罐全都摔碎了,而如今瓶子摔碎奶奶生气你没看见……

5月7日

音乐原名:黑色毛衣

音乐解读名:白色毛衣

今天我和老妈身上都穿着白色衣服,呵呵,特别搭配。恰似一套母女装。来一个熟人就问这是你女儿吧?哟,真象,很漂亮啊。我听了之后,心里真是爽啊!

我和老妈穿着两件耀眼的白色衣服走在街上,仿佛两个亮点,不少人回头看我们,原来我和老吗的回头率也是这么高啊。就连老妈也好象年轻了十几岁,我们俩当时心里那叫一个美啊!

一件白色白色毛衣,两个人的回忆,逛街之后更难忘记……

“五一七天乐,音乐也快乐,耶!”我这个五一音乐还不错吧?嘻嘻!

五一“七天乐”

说起“五•;一”,恐怕每一位身在学校的同胞们都会为之一震――放假咯!平日让自己望而却步的历山,大寒山,趁着这个假期总算可以玩个透了!!

“我姐姐现在每天的日程表都很准时: 8:00~10:00起床;(然后刷牙洗脸)11:00雷打不动坐在电视前;(午饭是未知数)1:00准时睡觉;(PASS过晚饭时间)她不会吃晚饭,一直睡,(路人甲:只令我联想到一种动物:猪)偶尔会后一两个打电话来,她会大喊一声:“我不在!”(表弟后来告诉我电话的人大多数都能听见着句话),醒来以后,她只会呆在房间里干自己的事;然后12:00~1:00之间就看见一头死猪倒在我姐床上了。”

以上的这番话是我弟在她有朋友时聊天的开场白,通常在他说完这番话后,他的朋友都会难以置信的问上一句:“哇~时间你怎么知道那么准确?”

或许是有点不可思议,但这可是真的,以为这7天以来(除五•;一被逛街稍稍打乱时间表外)我都呆在家里,所以,我并没有让父母长辈担心安全,也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(一个星期几乎不晒太阳啊),可这个难得的五•;一假期,也无精彩可言啊~可怜!!!

5月3号那一天,终于等到了,因为姑夫答应我这天要带我上历山去野炊。我高兴极了,因为这一天人也是非常的多,十分热闹,统计起来大人、小孩共12人,我可是唯一的小孩了。为这一点,我格外自豪,在历山的深山老林里,我选了一个幽静的地方坐了下来。我们这个小队,每个星期至少要登一次山,趁这个五一长假期间我们更是天天搞活动了。我可是这里的副队长,一切听我指挥,我吩咐力气大的姑丈和二伯去搬几块石头来垒灶台;让妈妈、姑姑和姑妈还有二妈去洗菜、淘米准备好一切;让哥哥和他的同学和老师去找一些野味;再让姐姐和其他几个去生火。别看我们的组织渺小,我们做出来的东西可是一流的,木耳炖豆腐、蛇(刚刚哥哥他们抓的)炒葱等等一些美味佳肴。菜终于全都完成了,这让我们全家都感到高兴,我们的饭也是与众不同的,我们吃着香喷喷的铜罐饭,一家人都喜笑颜开。唉~姐姐这个懒猪刚刚吃完饭,就睡在帐篷里了;我、妈妈、二妈和姑姑在草坪中打牌;表哥和他的老师和同学坐在石头上聊天;哥哥把吊床挂在两棵树上,睡在上面(他的重量两颗是都承受不了);表姐最潇洒了,躺在石头上,翘起二郎腿,听着MP4;大人们在一边聊起历史了。

可就在假期要结束的前一天,(即今天),五•;一的惊喜终于来临了――首先是我家的电脑终于物尽其用,上了宽带(电脑啊~你经过了N个艰苦‘晾在一边封尘’革命黑暗,终于迎来了光明的用途啊!!!感谢父亲!感谢母亲!感谢我的脑!感谢我的嘴!……有完没完啊?!)

这个五•;一我觉得一点都不漫长(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中渡过),算下来,似乎只有几小时是在认真做事。去年我们五一是去苏州的,但今年在家里睡大觉。这个五一丰富了我们的生活

五一长假的两天

今天,是五一长假的第一天。爸爸带我去看奶奶,我在奶奶那边吃了中午饭。后来我的小舅舅和舅妈从浙江回来了,还请了我吃了饭。舅舅听说我的作文写的好专门奖励我两套新衣服。还有我的表妹、小姨、姨父、爸爸来吃饭,吃完了饭以后我们还去书城那边跟别人陀螺比赛。我赢了一个人又输给了两个人,他们的陀螺很强。我的银爪白虎打不过他们的陀螺,我回家的时候又跟楼下的小朋友玩。玩得很开心,玩了骑单车、索求、走世界上最高的楼梯、打羽毛球、还去看了小红和小白。玩得可开心啦,等我回到了家。做完了作业,妈妈叫我赶快睡觉。 第二天,我的小舅舅又叫我去喝茶。我带了一本书给我的表妹看,我的表妹看得可专心了。我还带我的表妹去看了鱼和虾子螃蟹,我们喝完了茶又去买了菜。我们中午回家的时候有一位小姐说:下午三点有强子的演唱会。叫我们去看,还给了我们一章强子的表格。强子是深圳电视台《饭没了秀》的主持人。我的爸爸经常让我看强子哥哥主持的《国学小讲堂》,说那是传统的国粹。中午我和我的小舅舅、舅妈、小姨、表妹、姨父、妈妈,去我小姨家吃饭。我小姨家的饭可好吃啦,我们中午睡了觉。可我的表妹睡不着。下午三点我们去强子那边参加选秀表演。现场的人很多,我和4个小朋友一起表演。有一个也是上一年级的。第2个小朋友唱不出来。大姐姐就让我来唱。大姐姐把话筒给我,我唱了一首英文歌。名字叫《小熊在这里》。还有电视台的摄像机和照相机将我拍了录像。这是我第一次被电视台录像,我真高兴。等我唱完了小舅舅带我们去了他的家。小舅舅还给我买了一个玩具,还给我买了一个新的陀螺。等到晚上我的小舅舅还请我们吃了饭,吃完了饭我的小舅舅开车送我到我的家。啊,还是五一长假玩得开心呀。

五一

今天是五一节,我们一家人都放假了。我家和姑姑家就约好两家人下午去海边玩。

可是,我那淘气的小表弟吃完中午饭就睡着了,我们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了还没睡醒。爸爸说:“算了吧!今天我们不去海边了,时间太晚了,下次爸爸一定带你去。”我一听就有点生气了,要知道,我老早就想去海边了,只是爸爸妈妈要上班没时间带我去,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了却被小表弟给搅黄了。真遗憾!可是也没有办法,我家离海边是有点远。于是我就对爸爸说:“不去就不去,那你带我和妈妈去附近那边去爬山,行吗?那里又不远。”爸爸很好就答应了。

爸爸用摩托车载着我和妈妈,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山角下。啊!山上的风景真优美,有很多的高大的树木,还有许多我不知道名字的野花呢!鸟儿在林中跳来跳去,叽叽喳喳地唱着歌,又好像在迎接我们说:“欢迎你们!欢迎你们!”上山的时候我并不觉得累,可是下山就麻烦了,那陡峭的石路,会让你来很多个四脚朝天。有的地方,我干脆就坐在地上往下溜,就像溜冰似的。等到我们从山上下来,个个累的满头大汗了。这看起来不算太高的山,爬起来可真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。这时候我早就不生小表弟的气了。

我们下山后,爸爸带我们去吃涮羊肉。等我们吃完饭后,天已经黑了。妈妈顺便去超市买了一点东西我们就回家了。今天,没去成海边,虽然有点遗憾,但是爬山一样让我很开心,很快乐!

五一

正如我所期待,它来了!下午5点的火车,一直挤在狭窄的火车走廊,空调冷风在火车停站时再也没有任何作用。空气中满是闷热在交替。

现在8点到了信阳,唉,窗外竟然下雨了。不过影响不大。和妹妹等了很久,售票处长长的队伍让我害怕。不过售票员的肯定回答让我心里有了期盼。这样的期盼是很没有意义的,更何况推迟了我回家的时间,2个小时的路程,一折腾到半夜11点多。还好凭着直觉,找了一个陌生人帮忙,即使如此,轮到我们就卖完了。我们当然有些失落。又往两个不同方向的汽车站奔波。

结果依然很不乐观,我以为短暂的三天,回家度假的人不会很多吧?后来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。去往汽车站的时候,一路上多是回家的学生,也是那时又更深的了解到一些道理: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所准备!!!原计划是很顺利的下了火车可以去买下一站的火车票,事实上我失望了。所以即使遇到了那个善良的陌生人帮忙,结果还是出乎我的意料。那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竟然还会挺乐观。对待这一意外,我确实挺自责,也拖着妹妹受苦。幸好雨还没有下大……

那个阿姨真的很热情。当我们走近汽车站那刻起,她都在指引帮助我们,后来我们从售票厅出来时,她又帮我们找出租车,和老板砍价。虽然我见过很多这种小把戏,但是那时的我们很累,不知所措。我们需要一些合理的建议。

结果是9点半以后,我们终于可以出发了。那一刻我的胃再也受不了折腾的疼痛。一个半小时,我就那样躺在椅背上,闭着眼睛,把音乐开大,我以为自己可以停住。半个小时后,我不停的嚼口香糖,至少这样可以让我有吃东西的神经刺激。胃痛真的缓解了一些。

妹妹先我几分钟下了车,到了红绿灯处我下了车,站在桥上,看着熟悉的一切,心情大好。路上行人依旧很多。只有我在那样的天气里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,斜背一个黑色的包,左手在栏杆上滑动,右手提着手机扣,戴着耳机散漫的走在桥上。

到了家,就开始写了这些……

(5.2续写)没想到五一竟然一直在下雨,所以直到今天才开始放晴。早晨起的很早,窗外是一个多么清新自然的世界,除了大海,我想我最爱

自己美丽的家乡。山清水秀,竟是如此绝美。微湿的地面泛着晶莹的亮光。 一个迷离,一个璀璨,白天和黑夜竟赋予了她不一样的魅力。早早的去了售票厅,捏着两张珍贵的“纸片”。插上耳机走出这个我不愿意多待的地方。走出售票厅就拔了耳塞,任其在胸前摇晃,大自然的声音才是我更喜欢的。

双手抚摸着泛着白光的大理石栏杆,河面微波荡漾。清晨竟是如此美丽!

下午,同学邀请我出来走走的时候,我还在做饭。一个人在家挺自在。午饭过后就陪他们一起玩玩。我去了以后,果冻CC和米糕,还有小涛小钊四个人正好要从山上的小亭子上下来,看到我以后他们就不走了,在石阶上停下来向我挥手。跑过去开玩笑似的认了错,就带他们去高中学校附近的小餐馆吃饭。果冻CC要回去参加夜晚的考试。

夜晚是漫长的等待,10点等待凌晨2:30的火车……

(5.3续写)凌晨1点,略显空荡的候车厅,渐渐被填满。怕怕麻木的双腿,微微瑟瑟发抖的身体在冷空气中肆无忌惮。

五一

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难得放个假期,虽只有几日时间,睡个安稳的觉,舒展连月来的日夜打熬,确实让人轻松不少。隋玉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撩起垂在额头前的长发,对着镜子胡乱梳理几下。

发现面上竟张了几粒青春痘,惊得不轻,眼见着雪白的皮肤平生出这么几个红殷殷的痘痘,再仔细在企图部位找寻,还好,就这么几个,看起来着实扎眼!

隋玉没好气的坐到地上,看着几个月前,自己给画的自画像,不由得一阵酸溜溜的自嘲。“美,让你美!”剩下那半句话没说出口,“这下看你还美!”这几粒痘痘越想越气,心急如焚。自己正琢磨着,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谁?”隋玉问。

“呵!怎么这动静啊,出事儿啦!”那边的小琪问。

隋玉:“出大事儿啦,脸上长了几颗‘痘痘’,完了,这下可破了相了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着起了几个美人痣”小琪嘿嘿的笑道。

隋玉也笑了问:“这大清早的,你有事儿呀。”说完,就想起是什么事儿了,补充道:“想起了。”吐了吐舌头,起身开始收拾画具。

小琪:“早?这都中午十二点半了。”

隋玉一边整理画具,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答话:“行了,行了,我下楼了。”

玉石山的景致是很美的,漫山遍野的树郁郁葱葱,飞鸟环林,唧唧喳喳的。阳光像层层明朗的大舞一样撒满玉石山周围,山色分为两段,迎着太阳的,树页青翠饱满欲滴。背不朝阳的,青黑一片,恰似淡墨涂抹一笔。

小琪和隋玉坐在玉石山对面,竖立画板,开始描山绘景。

隋玉抹了一把汗,说:“早晨、晚间的景致比现在要好得多吧。”

小琪说:“也差不多,朝阳、落日不过是有一片虹霞,这山石么……。”

隋玉道:“山石青绿,若是染让一层薄薄的虹霞轻纱,那这幅画更有味的紧了。”

小琪说:“你像极了薛蟠,‘得陇望蜀’,一个好的不够,还要另一个。”

隋玉点指小琪,说:“你这话听起来似有隐衷啊,我像薛藩,那你像谁呢,是探春还是惜春?”

小琪说:“我像……嗯,你画的是……是我呀,你没画这山?”

“对呀,省的你说我‘得陇望蜀’,难道我望的是你,你生的漂亮呀?!”隋玉斜睨她一眼,说:“看手中的大美人,漂亮么。”

小琪接过画来看,见自己的脸上也画出了几点‘痘痘’,跟她脸上的位置一样。气急而笑,说:“我就是长了‘痘痘’也比你好看。”

“好,让你气我,看我不再画出个傻大姐来。”

小琪过去挠她痒痒,边说边动手,“让你画,让你画……”闹着闹着,隋玉的衣兜被翻出来了,落了一地东西。小琪帮着隋玉一件件捡起来,却没看见钥匙。隋玉有点慌了,惊慌失措的翻遍了衣裤上的兜,也没发现。

隋玉一拍额,说:“想起来了,走的匆忙,忘在地上了 。”

小琪安慰道:“不过是忘在了家里,用不着惊得冷汗直流,这大过节的,贼也不会去撬你家的门,你妈妈爸爸今晚回家么?”

隋玉道:“不,他们留下了钱,去会亲友了,我一人在家。”

小琪欣喜道:“这正好,我家长也去会亲友了,你到我家来住吧!”

小琪的卧室非常整洁,同是画画的,隋玉的卧室应该算是一幅荒诞派的杰作了。或许是高兴吧,小琪当着隋玉的面前,学着古代私塾里老先生的模样,摇头摆尾的读诗词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――我是最喜欢这句了。”隋玉则有些心神不宁的,坐也不是,立也不是,焦急之态,溢于言表。“小琪,我担心,我家的钥匙是丢在路上了。”她的话有许多有心忡忡地。

小琪摆手,说:“不会丢的,若是真丢了,你这会儿回去,贼也早把你家盗空了。”

隋玉说:“我不放心,还是想回去看看。”

小琪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当出租车开进樱花小区的时候,就听见远出人声吵杂,好像是有事发生。隋玉不安的打开车窗,望望外面,放眼看到,自家楼下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。忽有人叫了一声“隋玉不是在这儿呢。”隋玉只见妈妈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抓住车门,叫道:“死丫头,你跑哪里去了。”隋玉忙下车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,怎么了?”妈妈发白的脸色渐渐缓成红色,双手抹了一把脸。围观的人群有人纷纷议论,民警、消防队员也围拢过来。有一消防员开玩笑:“这孩子就是父母的药,孩子不在,父母心就乱了。” 妈妈问:“隋玉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
原来,隋玉的父母议定了这几日拜访亲友,念着女儿学业劳累又难得休息,便让她待在家里。也是走的匆忙,俩人的钥匙均放在一处,落在一处。这一天工夫尽去采购礼品,并未察觉。直到将进站台,往兜里掏票的时候,发现不见了钥匙。翻遍周身上下,连个影也没见。给家里打

“五一”七天游南宁 之一

5月一日 天气:晴 温度:超热

“五一”黄金周,我和妈妈打算去南宁游玩一番。

下午,我们匆忙着收拾行李,赶上5517次开往南宁的城际列车。赶到火车站,人山人海,可能没有位置了,哎,又得站,苦啊。没位子是出门旅行的危机之一。

而妈妈呢,办法倒多。她找了一个候车室的座位,把行李分成好多袋子来装。“妈妈,为什么你要装那么多袋子啊,这样不难提吗?”“别着急,这是霸占位置的好办法。我把袋子从窗口放进去,别人以为有人坐了,就不来抢位置了。

呜……火车进站了,人群一涌而出,都挤在车门前,争先恐后地上车。妈妈呢,忙着把行李往车窗里丢。我功劳可大了,妈妈把我从车窗“塞”了进去,哈哈,没有人占我位置了吧。

车开了,可车厢里的人群丝毫未散,闷得我喘不过气来。哈哈,救星来了,那就是车上的乘务员。他推着收货小车周了过来:“啤酒香烟小吃饮料开水方便面来咯~~~!让开点好吗~~~先生,让开点……”不一会儿,人群被疏散了。呼……,那么大热天,全封闭车厢又不开空调,真晕死~~~~~

呼噜……呼噜……哎哟,谁在推我?啊,是妈妈:“南宁到了!起来啊,看你昨晚不睡早,老上是创网去打文章,真拿你没办法啊。好了好了,废话不多说,下车了!”我们匆忙收拾行李下车了。

天快黑了,我们得找家旅馆过夜才行啊。

“我要有电脑的房间!”“还有空调的!”“还有……”,“少拢罱П冉洗螅故茄≡褡钇胀ǖ乃朔亢昧耍薄拔匚匚亍稚僖惶觳簧洗赐恕匚匚兀

“啊呜……”(打呵欠),睡觉觉去了,希望明天Play得愉快,886。

================请继续关注“五一”七天游南宁 之二==============

五一见闻

五一那天,我和妈妈一起去超市买东西.超市里也有许多秘密房间不让顾客进的.我的好奇心很强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进秘密房子看一看,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事?为什么不能让顾客知道呢?

我找了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旁边的秘密房子,我慢慢地靠近,趁着人们都不往这看的时候,悄悄地溜进了秘密房子,轻轻的把门关上,我看见了,是一个小仓库,小仓库分为三段,前段是接待领导用的,前段堆满了货物,在前段与中段交接处堆了五件比前段的货物要高很多,中段的一边摆着是过期的食物,一边摆着是腐烂发霉的馒头在大木桶里泡着.一股臭气熏天的味道刺入我的鼻子,可一回想起前段的一股玫瑰花香却让人沉醉.悄悄地走入后段,另我吃惊的是:几个叔叔把过期的标签撕掉,然后再贴上新的标签.其中有一个叔叔竟然把5月3日生产的标签不小心贴了上去.并和一堆食品搬出了仓库,拿到了货架上,我跟着这个叔叔一起出了仓库,我才得已脱身.

五一见千奇百怪,而我希望大家看了我的五一见闻能为那些人感到可耻!!!!!!!





阅读:
录入:admin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内容查询